一周讨论热点

保险理赔如何正确适用保险法六十四条的规定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5-12-12 00:00:00 / 不允许评论

                                            

 

在因被保险人死亡而引发的人寿保险理赔案件中,经常遇到保险法六十四条规定的三种情形:一是投保人或被保险人没有指定受益人的;二是受益人先于被保险人死亡,没有其他受益人的;三是受益人依法丧失受益权或者放弃受益权,没有其他受益人的。在上述三种情况下,保险公司应当根据保险法六十四条的规定作出赔付。即“被保险人死亡后,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金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由保险人向被保险人的继承人履行给付保险金的义务。”但在保险理赔实务中,大多数保险公司的理赔人员对如何理解和适用保险法六十四条感到十分困惑。

目前多数保险理赔人员认为,保险公司应当查清被保险人的全部继承人情况,也就是说,“一个都不能少”。但事实是,保险公司想查清并通知被保险人的全部继承人来领取保险金并非一件易事。因为,保险公司作为一家从事保险业务的商业性机构,并不具备国家赋予的司法调查权,保险公司的调查受到各方面的限制和制约。目前保险公司对被保险人的继承人的调查和核实,大部分还是基于对保险金申请人提供的一些法律文件做形式上的审查,很难作出进一步的调查。也就是说,利用保险公司现有的调查手段,很难判断是否已经查清了被保险人的全部继承人情况。根据我国继承法的有关规定,被继承人的配偶、子女和父母均为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均有权继承被保险人的遗产,领取保险金。但现实中的情况往往非常复杂。如被保险人的子女就存在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继子女等多种情况,在笔者接受咨询的一起保险理赔案件中就存在这样的情况:据保险公司调查和了解的情况,被保险人还有多个继子女,应为被保险人的法定继承人。但由于种种原因,保险公司一直无法查清被保险人的继子女的生存状况和联系方式,无法通知被保险人的继子女来领取保险金。那么,在明知被保险人还有其他继承人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能否只将保险金给付享有继承权的申请人?另一件保险理赔案例的情况是:申请人作为被保险人的配偶,他声称被保险人的父母已经去世多年,但又不能提供被保险人父母的死亡证明。在此种情况下,保险公司能否直接将保险金给付该申请人,而不考虑被保险人父母还可能生存的情况?

因此,有的保险理赔人员在担心可能查不清被保险人的全部继承人的情况下,采取与申请人签订协议书的做法。即要求保险金的申请人与保险公司签订一份协议书,在该协议书中明确规定,当被保险人的其他法定继承人出现后,申请人应当将取得的保险金交还保险公司,由保险公司重新进行分配。也有的协议规定保险公司不再负责,由申请人自行处理。

另外,在两个以上的多个继承人申领保险金时,保险理赔人员又面临对多个继承人的继承份额如何确定的问题。特别是遇到多个继承人不同意对保险金进行等额分配或对其中某一继承人的继承权提出异议等复杂情况时,保险公司的理赔人员感到难以应对,不知如何处理。问题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保险公司并不是国家司法行政机构,并无司法裁量权,无权裁决继承权争议;另一方面,保险公司中的大多数理赔人员并不是法律专业人士,不具备法律专业知识,对较为复杂的继承权争议缺乏协调解决的能力。因此,在此类保险理赔中,各保险公司的处理不尽相同,可谓是五花八门。有的保险公司根据调查、核实的继承人情况,按已知的继承人的人数对保险金进行等额分配。但这种做法有时并不被全体继承人接受,有的继承人认为,保险公司不应当等额分配保险金,而应当考虑继承人对被保险人生前所尽义务的大小以及各个继承人的经济状况,因此,要求保险公司对未尽义务的继承人少给或不给付保险金。有的保险公司则要求申请人向保险公司提供一份经当地公证机关公证的保险金分配协议书,保险公司按该协议书中的人员名单和份额给付保险金。还有的保险公司直接将保险金提存到公证机关,由公证机关通知继承人领取保险金。如遇继承人之间因继承权发生争议时,有的保险公司采取暂不作赔付的办法,告知申请人先向司法机关申请裁决,待司法机关下达裁判文书后,再作赔付。但作出赔付的时间肯定超出了保险法二十六条规定的保险公司理赔时间。

面对保险理赔人员的困惑,笔者认为,解决这一困惑的关键在于对保险法六十四条应当有一个正确的理解和适用。保险法六十四条的规定主要解决没有保险受益人的情况下保险金的归属问题,保险公司的义务,就是向享有保险金继承权的申请人给付保险金。因此,保险公司只要对保险金申请人的继承人身份进行审查、确认,并根据确认结果作出赔与不赔的决定。而证明被保险人的继承人身份以及对继承份额作出分配的义务人是保险金的申请人,保险公司没有义务去查清被保险人的全部继承人情况并对保险金继承份额进行确定,更没有义务解决保险金继承权纠纷。因此,笔者在此抛砖引玉,对此类保险理赔案件的处理,提出自己的一点建议供保险理赔人员参考。笔者建议,对此类理赔案件的处理,保险公司可以采取制作保险金申领告知书的办法,以书面形式通知保险金的申请人。在告知书中要求保险金的申请人在一个合理的期限内,向保险公司提供一份经公证机关公证的继承公证书,该继承公证书必须证明申请人的继承人身份和继承份额。保险公司在收到申请人提供的继承公证书之日起的几个工作日内,完成保险金的给付工作。如果申请人在告知书给定的期限内因种种原因无法提供继承公证书,保险公司则有权将保险金提存到某一公证机关,由公证机关以书面方式通知申请人持有关证明文件向公证机关申领保险金。笔者认为,上述做法大致有三方面的好处:首先,进一步强化、并规范保险公司的理赔程序,使申请人索赔时一目了然,可以避免和减少申请人与保险公司之间的理赔纠纷;其次,由申请人提供继承公证书,使申请人承担证明继承人身份以及对继承份额进行确定的义务,这既解决了保险公司无调查手段的困惑,又保证了案件的理赔符合保险法六十四条的规定;最后,保险金的提存,解决了因继承权纠纷对保险公司理赔时间的影响,提高了保险理赔的效率,提升了保险公司的服务形象。

综上所述,对保险法六十四条的正确理解和适用,才有可能找到解决保险金给付问题的最佳途径。另外,我国目前保险法配套立法的不完善,也导致对保险法六十四条的理解和适用产生困惑。为此,笔者在此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尽快完善保险配套立法,使保险理赔做到有法可依,减少或避免保险理赔纠纷案件的发生。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