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讨论热点

红袖招•念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8-22 15:43:46 / 不允许评论

再一次的深吸,如引信将烟丝点亮。已经习惯了,不再点灯擎烛的照我的脸庞,于是,暗色里更加明晰的看指端那一点点灼亮,像你的眼,晶晶然而灿,像你的衣,红装上泼了阳光的专注。多久前,我因你的贪看,而整夜间亮着灯光,你说,你喜欢那样面对面的看我醒时的笑,还有,睡时的安然。而又有多久的时间,我就这样的吸着烟,却再听不到你稚气而微恼的语声。为你,曾经戒烟,而如今复吸了多久了,不过是舍不下一口又一口深吸后,看你无辜而好奇的眼,近在面前,等你再微责地将我怨,尽管总是回应我寂然。
  
  我曾经对你无数次说过,我会每天快乐,一直快乐,无论在什么时候。而今,我依然快乐着,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和喜欢自己的人一起欢闹。若我还能这样对你说,我可以想见得到,你睁着圆亮的眼,而后轻撇一声的故意不屑。我还记得你每次都不放过我在你面前的叹息,好似那些个羸弱的呼吸是你的责任,你定要追根溯源地将它们医治至完满。而今,我将轻叹放在心底,将快乐摆于人前,只是,太深太深的夜里,总习惯性地找你。
  
  你陪我多久的时光,那时,我都从来没有去想着计量,而后,你离去,我更加不懂得数算般。记得你总是在我面前伸着素指对我数着相识相知相聚多少天,认真而不容我马虎应付。今天,我忽然看到一句话,若有缘,可三生相守。这句话,我是否看得迟了,若你还在,定是喜极了我会注意到这样的文字,会想到这么久的时间。可是,你从来未曾在我面前提过三生啊,仅一生,你我都未曾触及许诺的边沿。你只是清晰无比的记着,我们一起度过的时日几多。似是仍能看到你在我面前的偶尔不语,微垂的头,像是盈满了无助,或是无求。我伸出手,想象着能够摸到你发顶的青丝,而后轻轻对你说,放心,我永远不会拿我们的时间去兑换缘的浓薄。那个我忙碌时搁置在一边的你,犹如一个时时盼我回眸的孩子,那时,我一次手的轻拂,便换你一次眸间的欢跳闪亮。
  
  你曾经很多次对我说过,你不喜欢红色。可是,我总赞第一次见你时你绝致的羞红,说红装会怎样妆点着你。于是,你便着了红装,在每次我们相见的时候。而今,无论我又行至哪个地方,我总会看到你的身影,如一抹永远的红靥。
  
  那一年的太行深处,山里人家将屋舍顺势建于山崖之上,也在此劳作,在此晾晒丰收。我站在这几步间的崖顶平坦处,前端眼及处即是峭壁深渊,可是,那丰收的山楂却红灼灼的分了神般。一个个的圆致,像你唇边的笑窝,明晃晃地铺展于山顶,无惧无扰任天空严苛的目光似要将你风干。你不怕的,我知道,我甚至还能看到你因耀目而微阖的眼,净素如壁的脸容,挂着旧时依我臂间的安然。
  
  有孩童在绝壁间依树而采打澄黄的柿子,长长的竹竿,满满的竹篓。我似乎听得到你的惊喜而呼,你甚至可以整装而起,拍拍身上的微尘,跃跃欲试的扯着我的衣袖,那贪喜的目光,恰恰如了那满树的挂柿,而沧桑于身的我,情愿化作那依树临渊的孩童,采你于我的篓中,即使满溢,亦不觉得足够。
  
  在那最清澈的湖旁,我看不见水草如何的丰美,我只停留在那红色的玛尼石旁。红如檀的石头,像你的不懂精妆。无拘无束的石状,却是刻满了整齐的经语,一笔笔刀刻,一横一折的认真,一点一顿的执着,更像你自相识以来的文字成行,酸甜苦辣,皆是心经,可念而不可忘。即使那些字行时而会刻伤了记忆,现了石的苍色,你依然将虔诚摊在尘爱的路上,试着当个爱的向导。可叹,如今,我才在迷宫中寻着一点正确的方向。
  
  有穿红色袈裟的小喇嘛走过,轻扬的红色,我知道若你在,会怎样拴系了你的目光。你总是偏执于那些佛前的相伴相守,旧时还曾笑说你的入世入俗,七情挂面,何时才会懂真正的清修。可是,当湖水轻拍,当四周如镜,我似乎看到了你在这红色间的安祥。那颗祈愿的心啊,分明,就挂在经幡上,挂在晴空里,和着我的气息,于佛的目光里好端端的摆放。
  
  有一个地方,有一支红瑶。穿着鲜艳,属地满是梯田。逢了一个适宜的季节,我来到这样的地方,明净的吊脚楼,有韵的山歌,如花的女颜,更喜那立于身边的件件红装。若你来,便也是这般的模样,仅一个抬首,便是那众人间的遗世独立,还有我心间的灯火阑珊处。携你手一起看余晖下的梯田,层叠蜿蜒,仅一条如风吹过的绸缎之路宛如天梯般,而周围皆是红色还有金黄的漫染。你会入痴般问我吧,那会不会通到天幕的那端,而后扯起便入了天际。揉皱了你的发,会不会也拂消了你的那丝欲归去的怅然?
  
  他们说,着红装,是因为旧时的一个女英雄的传说,她用鲜血换来了一袭红衫,还有村民的安全。那个时候,我听着他们的诉说,竟似看到了你,着红装,站在离我很远亦近得可以看得完整的地方,你是否也是以这一身碾了你心的红装,为我铺了日后的快乐如常。只是,你料不到,自你后,便满处皆是因你而起意的红装。
  
  雪原之上,有每每可见的眉目深刻的容颜,他们也喜着红装。晴日里,在雪峰脚下,微黄的草原之上,将红色晾起,那缀满红花间中夹杂着绿叶的衾被,令我想起你为我铺就的贴身的暖盖。有少女笑语盈盈的于彩色布帛间作绣,身着红衣裙,头戴花帽,帽前珠串垂吊,帽后鲜红的方巾,若你新嫁,也会是此番的景象。我一直不懂联想,而今,我却常常这样想象,想象着你新嫁时,是怎样的娇羞明艳。我亦从未曾想过轮回,而今我却想着哪一世,你也曾珠钗环珮地走向我,有喜盖相遮,更会于新嫁过后,低头浅绣,案墨前相陪。那时,我便才会懂得,原来,你也会如此静婉,惹你又一次瞪目相瞥。只是啊,你仍是如此的顽劣,偏偏将我的今生搁置了。
  
  有红装随鼓乐轻舞,想起你曾说过,你最是不会舞蹈。可是,若你在,若有如此喜乐的时刻,我怎会让你错失了舞起的翩然。牵你手,在人群间,我决意不会让你在任何的时光中跳过,分秒间,旋起你红裙在我目光的苍穹间,包缚着你的笑意,如襟边处的镶花,饱满而绽。
  
  忘了再对你说,自你走后,我还习惯了常常饮酒。我知你不喜烟酒,可而今,便让我皆染。可是,你却依然悄无声息的任我如此,梦里都不叨扰碎念。或者,你也喜欢那样红红的酒色吧,纯纯的紫黑的葡萄酿制,倒入琉璃杯中,滴滴溅起,全是紫红色的温醇,那是我一直想涂在你苍白脸色间的胭脂颜色,我知道,我喜欢,你便会喜欢。
  
  我渐渐知道,你将红装,妆点在了我不经意的眉目间,欢乐时淡离,寂静时色浓,即使如今我已然有了别处相看的方向,可是,印痣如胎记,天生的夜夜剥离般唤起。我亦知道,红酒入喉,亦是我细细妆点着心房,让那里成为你随时可回还的温巢。只是,我知道,你不会再来,你说过,若相离,便再不让我牵连,是以,你的离世都是我久后才得知的消息。
  
  记得一www.ytxp.net
www.yuegongwu.com
www.yulinxuechangge.com
www.yyw168.com
www.yzjbs.com
www.zdzz.net
www.zglyyz.com
www.zhejiangty.com次争吵又和好后,你曾嘻笑着耍赖般对我说:“知道你是不轻易回首的人,可是,若以后我负气离开,你一定要来追我,放心,我跑不远,一定在原处等你。”可是,你食言了,我回首了,我来追你了,原地却不见了你。谁人都可知我显见的快乐,连我自己都相信了。只是,那念头常扯风般猎猎而起:何时,你会以掩不得的笑红袖相招,何时,你会以红莲般的颊暖温我额凉。为此,我情愿将誓言的快乐挂起,为此,我情愿学会将三生求取。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