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讨论热点

却道春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8-22 15:43:46 / 不允许评论

却道春风,素面问春风,桃花依旧否?
  
  青草萋萋,正是暮春时节。淡淡的一缕墨香,萦绕了翦水双瞳。洞窗下,柳枝裁得二月风,书页随春风轻舞,飒飒的歌着,不甘寂寞的轻曲.回过神来,眸光如水。驻足的那一页,偏是那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又是春天了,青筋隐隐,透得那双手越发莹白如玉。不染丹蔻,洁净得如同笔下摊开的雪浪纸,“嗒”的一声轻响,蓦地回过神来,唇边漾起一丝苦笑,竟又是跑神了呢......
  
  当时只道是寻常呵。“冬哥哥......”无端的轻语了这一句,自己也吓了一跳。微微侧首,轻叹一语,吐气如兰。“琳妹妹,只要有我在,这一世都保你周全......”言犹在耳,只可惜,时过境迁。静了一静,自窗前飘得幽香缕缕,引得人心神越发的沉静。这屋子里,许久不闻花香了。
  
  “池中水影悬胜镜,屋里衣香不如花”
  
  “庾子山,《春赋》”
  
  “你竟然晓得”
  
  “臣妾哪里懂这些,是方才听卫答应吟得......”
  
  
  天真蓝啊,屋子里皮子的膻味早被熏香掩盖了去。“屋里衣香不如花”,她也想得到这一句么?剑眉紧了又紧,天上的风筝飘得那样远,远得看不清形状。看那一只孤雁,飘忽九天之外,就如同她一般,远得让人捉不住边际。风筝也有心吗?扪心自问这一句,那我可否是那栓住风筝的线,同样栓住你的心......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如今,我只问你,你与容若除了中表之亲,是否还有他念......”
  
  “琳琅妄负皇恩......自入宫后,琳琅与他绝无私自相与......”
  
  
  只这一句便足够了。
  
  
  “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腕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是那一首子夜歌,“芳是香所为,冶容不敢堂。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曾几何时,我亦有过这样的感动吧。轻毫笔在笔架上清脆的一响,凝望着那一点墨迹出神。当日里,并刀如水,缱绻温存。可曾料到,白璧微瑕,终是葬送了今生。如今方才晓得,原来,子夜歌里也有“自从别欢来,奁器了不开。头乱不敢理,粉拂生黄衣”的一日。子夜,是怎样一个女子,如若今日相见,可否与我一般轻愁杳然?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你不能瞒我,亦必瞒不过朕!”诬陷也好,挑唆也罢。我只期望他信任于我,然而,他终究是不信的。
  
  
  墨是新的刮得砚台沙沙作响。若是她在,这样一想,思绪便飘得远了。青色的衣裳越发显得脸雪白,乌溜溜的眼里满是谦卑与几许惊怯,看得人心疼。终究是过去了,盘龙花纹硬挺的衣袖碰到了手边刚刚供上来的茶,茶碗儿应声落地,摔得粉碎。奉茶的人立刻跪下来,“奴才该死!”同样是这一句,她藕似的胳臂上烫出一溜水泡,却只顾着问自己烫着没有。那惊怯的神色,让自己的神魂都陷入了几分。
  
  挥挥手让他们都退下去,蘸饱了墨,只在案头的纸上,信手拈来的几句,“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将笔一丢,案上溅起几点墨迹,散着幽幽的香。头靠在龙椅上,慢慢的阖了目。我以为你懂得。
  
  
  
  
  如何不懂,他是动了情的。天子威严,怎容得心爱之物曾有他人染指涉足?宫门半开,春日里的阳光斜照在镂花门扇上,看的人心里微微一动。远远望着连绵不尽的红墙,心底的愁绪就重了几分。早知道宫门一入深似海,只是他已然是路人,何苦又将我弃置后宫,从此不闻不问?是了,我晓得的,正是动了情,才有那近乡情怯。天子情重,从来便是宫里的女人最消受不起的......
  
  
  行宫围猎,那一晚月亮那样好,水流潺潺,滑过脚面痒酥酥的,唱着悠歌子,却不料身后有人,仓惶里的一转身,就改变了今生命运
  
  那曲《月出》想来也是他吹来的吧。乐声里隐隐有纵横豪迈之意,萧簧合奏,刚柔并济,这是天命还是姻缘巧错?
  
  
  
  自己是动了情的,原以为这后宫女子都是俗不可耐,怎知偏出了一个她?溪畔轻歌一曲,犹如睡里梦里,就只瞧见,那清秀的面颊,只是看得人心神一荡,就再没了踪影,睡里梦里,就真的添了那一抹倩影,久久不能拂去。
  
  “她们成日的算计,算计恩宠,算计我,算计旁人”
  
  “那是因为她们看重皇上,心里惦记皇上,所以才会算计旁人”
  
  “哦,那你呢,你若是看重我,心里惦记我,是否也会算计我?”
  
  我知道,她还是算计了。只是自己陷得太深,不愿再将那虚与委蛇的面纱揭去,更不敢看一看她的真心,只怕看一看便是苦痛难言,无以为继。如此便好,如此便好,即便是她假意承欢,终究,长相厮守的,不是她与旁人。
  
  
  
  该来的终究来了,我已晓得,君王的恩宠是最靠不住的,我想要个孩子。一个只属于我,不与旁人相干的骨肉。我有幸躲过了画珠的暗算,然而,该来的终究是来了,从后园里,那温润倜傥的身影再次进入我视线的一刻,我便已万劫不复。果然,那一晚,他来得几分蹊跷,我便知,这一生,纵然长久,却已经毫无意义。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就是这一句,却原来只有这一句,便是我的后半生。
  
  
  
  “皇祖母不逼你,但你得答应皇祖母慢慢将她忘掉,忘得一干二净,忘得如同从来不曾见过她......”唯有此时,我才深深体会到皇阿玛当日的无奈。君临天下,固然是煊赫荣耀之极,然而,煊赫的背后也有着无尽的黑暗。那阴影便是天长地久的,君王的无奈。我既然保不住与她的天长地久,那么,我便要保住她的性命。我拼得全部,才换来皇祖母赦她不死。然而,不死又如何,困居后宫,她这一生已是尽了。忘掉,她便是我的命,我又如何忘掉?朕即天子,然而,天子,亦有天子的情愁。
  
  
  
  “皇上,琳琅求你一件事,假若,有一日琳琅死了,皇上不可以伤心。”聪慧如伊,她如何不晓得?你我都晓得今日相见已是诀别在即,即便同处紫禁城,也再不复相见。我将那孩子从你怀里抱走便是最后一面,从今后,即便富贵荣华,高位厚禄,也再填补不去那一双瞳,哀凉如同死水。睡里梦里,与那水畔倩影相伴的,便是那一双空洞悲伤的眼。
  
  
  我不知道时间过了这样久,日头偏西了,洒在琉璃瓦上的流光溢彩在我眼中,成为了梦里不变的背景。他走了,那一日抱走了我的孩子,我终究是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可是,老天作弄,我竟然不能亲自抚育他成长。是了,这是帝王家,有帝王家的规矩。我不能争,不能抗,只能顺从,从此生活如同一潭死水,侵浸了我的身心,换来这高屋翎宇里的永世悲凉......
  
  
  “琳琅!”醒转过来,外面簌簌雪声入耳,是下雪了吗?那年正是在福全府里观赏雪景,捉了松鼠送与她,见她巧笑间如宝光流转,便动了情,或许,是朕误了她的今生啊、、、帐子外李德全的脚步声掩去了雪落轻响,
  只那一www.ytxp.net
www.yuegongwu.com
www.yulinxuechangge.com
www.yyw168.com
www.yzjbs.com
www.zdzz.net
www.zglyyz.com
www.zhejiangty.com,直催得我藏于心底的半世的痛都一并迸发出来,才晓得,那是何等的痛彻心扉——“万岁爷,储秀宫奴才来报,说是良主子刚刚殁了......”那青色的衣裳,怯弱的面容,那以为已然忘怀,却终是刻骨铭心的过往......喉咙里甜腥一片,猝然吐出一口血来,琳琅,琳琅......
  
  
  
  
  又是春天了,原来,朕活了这样的久,康熙五十年的一页很快就从我身边翻了过去。伫立良久,桃花依旧,只是故人,已经不在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