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讨论热点

生命早在母亲体内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5-23 12:55:23 / 不允许评论

其实,三千里彼岸花海是画,只有一枝,是春。
  其实,五百年风云流转是书,只有一字,是缘。
  其实,无数晨钟暮鼓的心音都远了寺,只有无声的念,入了经卷。
  其实,万顷碧波的暗涌明荡,都滥觞于那一滴,最初的水柔。
  生命早在母亲体内时,便嵌入了水意,让所有流动的人生都婉转成歌,起伏抑扬,疾徐顿挫,各各放出三万九千窍蝶音如瀑如溪,随遇而行。所以,请谅解我遇到城市就凝固,遇到乡村就松散,遇山则青,遇水便秀。城市里,我是钢筋丛中的小小框架,坚硬地拓印着一丈繁华,一尺喧嚣;村野中,我是青檐黛瓦上的自在炊烟,散漫地拢着枝梢,捞着流云;山水间,我便是挽风同行的一袂素袖,垂手临了清波,扬臂远了峰影。这样的百态,内秉了水的千姿,遇天是云,落地成雨,雾纱笼暖,雪裙御寒,还有春露润圆,秋霜冷碎,都不是世故逢迎,只是一场场换装的人间映照,本心冰清明依旧。
  水遇到杯子,就成了杯子的模样。那么,我遇到你后,是不是就成了你的模样?
  那个夏天雨水很多。河水迎接不暇那么多雨缘,涨得日夜慌乱,急切地冲刷着河床,将岸边水草抹得灰头土脸,鱼儿也被洗倦了。大地以水土共涌的浑沌为筹码,与阴霾的天空摊牌,谈判一场清澈。那时,我候在河畔,摹奔水之姿,腾起心底所有沉淀,重新座落我的北国江南。
  遇你时,你静淡如水,素净得寻不出颜色,倒映出我一身风尘。岸边林子里,土早已松软,幼蝉的梦正蠢蠢暗动,一个一个撑开地面。你的不语渗入我的沉默,溽润了我僵硬的蛰,洇渍出我幼蝉的原形,暗自蜕着三年的蝉衣。我开始想飞了,你却捧起我蜕掉的壳,把三年的光阴,悄然攥进掌心。
  原来,如水的你是我的雨缘,注定要手握一千多个日夜,清洗我的寂寥江山。
  zhibo8.g-7k7k.com
4399.g-7k7k.com
hao123.g-7k7k.com
hupu.g-7k7k.com
zuqiu.g-7k7k.com
nbm.g-7k7k.com
CCTV5.g-7k7k.com
500.g-7k7k.com
caipiao.g-7k7k.com
taobao.g-7k7k.com
tmall.g-7k7k.com

TAG: 流转 人间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