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尿毒症患者5年骗保31万 警方:情况特殊也不能犯法

发布: 2016-6-15 12:47 | 作者: 四处溜达 | 来源: 中国网财经 | 查看: 221次

  自2011年以来,杨某5年内先后提供了22份伪造的病历资料和住院发票,涉嫌向岳池县新农合办套取新农合补偿金31万余元。

  “我知道那是违法的,但我想活下来,看着两个孩子长大成人,也想孝敬父母。”杨某说,自己不清楚这些年通过新农合报销了多少钱,但所有的钱都用于自己治病了。

  警方指出,即便杨某的情况特殊,但也不能触碰法律底线,干犯法的事情。

  7年前,广安岳池县的杨某被查出尿毒症。之后几年,在接受透析治疗过程中,他通过“串串”,购买伪造的病历和住院发票,骗取新农合补偿金,截至案发,他5年内共骗取新农合补偿金31万余元。

  昨日,广安岳池警方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杨某即便身体有病,也不能触碰法律的底线。不过,杨某在案发后如实交代了自己骗保的事情,警方考虑到他的特殊身体状况,已对他监视居住。目前,这起案件已被移送检方审查起诉。

  昨日,尚在成都治疗的杨某后悔地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自己也想过将骗取的钱还上,但根本没有钱,如今也不敢将此事告诉家里人,“自己犯的错就要承担,接下来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案发

  伪造资料骗取新农合资金

  这一天,杨某心里知道终究会来,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2015年的一天,杨某拿着一摞自己在成都某医院的“住院和病历发票”,回到老家广安岳池县,找农村合作医疗办公室申请医保报销。工作人员对杨某已经很熟悉,自2009年被查出尿毒症后,杨某会经常来申请医保报销,以便有钱继续接下来的治疗。

  但这一次,工作人员在审核杨某提供的票据时,发现了猫腻。因为,工作人员刚好审核了另一位来自同一家医院患者的票据资料,但与杨某提供的票据不一样。工作人员随后向杨某提供的资料所显示的医院核实,确认杨某的资料全系伪造。工作人员随后又对杨某近几年的报销单据进行核查,发现自2011年以来,杨某5年内先后提供了22份伪造的病历资料和住院发票,涉嫌向岳池县新农合办套取新农合补偿金31万余元。岳池县新农合办随后报案。

  “警察来成都一找到我,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杨某说,自己刚在医院做完透析治疗,当时就向警方承认了所有犯罪事实。

  原因

  患上尿毒症却经济紧张

  40岁的杨某是广安岳池人,2009年被确诊患有尿毒症。医生告诉他,如果不换肾,就得频繁地到医院进行血液透析。

  “换肾?我也想,但是没有钱。”杨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为节约费用,自己随后回到岳池县老家,辗转附近多家医院进行治疗,从最开始的一周透析一次,到后来的两次、三次,加上其他治疗费用,不到一年时间,多年打工攒下的10万余元存款被花费一空。

  “那个时候,治疗尿毒症的很多药品并不能进行医保报销,自己每个月的花费要1万元左右。”杨某回忆,2011年的一天,他当时在成都一家医院接受治疗,一名“串串儿”主动找到自己,询问是否需要能够进行医保报销的发票,经过细聊,对方表示可以伪造医院的住院发票和住院病历等帮助报销医疗保险。由于当时已经开始靠借钱维持治疗,杨某决定试一试。

  杨某向警方交代的材料显示,杨某当时花800元从“串串儿”手上买了一沓住院和病历资料,之后便回老家岳池县报账,由于岳池县新农合的报账系统没有与杨某就医的医院联网,加之其提供的资料仿真度很高,杨某顺利报销1万余元。之后,杨某又陆续通过“串串”,多次购买伪造的票据骗取新农合报销,但每次与其联系的“串串”几乎都不是同一人,且对方的警惕性很高,双方接触也就一两分钟时间,每次选择相当偏僻的地方进行交易。

  “我知道那是违法的,但我想活下来,看着两个孩子长大成人,也想孝敬父母。”杨某说,自己不清楚这些年通过新农合报销了多少钱,但所有的钱都用于自己治病了。

  后悔

  至今不敢告诉家人

  对于儿子骗保一事,一直在岳池老家帮忙照管孙子的杨大爷并不知情。

  12日,成都商报记者在岳池县城见到70岁的杨大爷时,言语中不时流露出对儿子病情的担心,但又为无力给儿子提供经济上的帮助和陪在儿子身边而抹泪自责。记性不好的他,至今不知道儿子这些年治病具体花了多少钱,更不知道儿子这些年在成都治病的生活是如何度过的,直到去年无意中发现儿子写下的几篇日记。

  翻看儿子的日记,杨大爷猜测,儿子和儿媳可能已经离婚。杨某告诉记者,自己2010年就与妻子离婚了,是自己主动提出来的,但至今没敢告诉年迈的父母,“得了这个病,不想拖累她(妻子)”。

  杨大爷说,最近几年儿子到成都治病,自己很少去看望儿子,与自己同龄的老伴在南充一家餐馆打工,维持家庭日常必须开销,自己必须留在老家照管上初中的孙子以及100岁高龄的父亲,如今,整个家庭每月能给儿子提供的治疗费,只能靠百岁父亲从退休工资里拿出来的2000元,不过,政府考虑到家里的困难,为儿子解决了低保问题。

  “现在很后悔,也想过将骗保的钱退回去,但现在没有钱来退,既然犯了法,就自己承担。”杨某说,自己没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家人。

  进展

  男子涉嫌诈骗罪被移送起诉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岳池警方获悉,杨某在案发后如实交代了自己骗保的事情,考虑到杨某特殊身体状况,警方已对其监视居住。警方特别指出,即便杨某的情况特殊,但也不能触碰法律底线,干犯法的事情。因涉嫌诈骗罪,目前此案已被移送检方审查起诉。

  如今,杨某仍在成都接受治疗。他告诉记者,为节约治疗费用,自己在经常透析的医院附近与他人合租了一套房子,这样可以自己煮饭。“现在身体状况还好,除去能够报销的费用,每个月的开支在2000多元。”杨某说,之前也想在治疗之余去打些零工赚钱,但只要稍微干点活,身体就受不了,只能作罢。

  对于这次案发,杨某说,“自己犯的错,就要承担,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吧。”

字号: | 推荐给好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