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音乐家投保情况堪忧

发布: 2016-3-29 14:06 | 作者: 四处溜达 | 来源: | 查看: 147次

音乐家们危险的生活方式使得他们成为不可预期的保险需求者

无论是就这个行业本身来说还是对整个国家而言,AFTRA的解决方案都并不是最佳的

  汤普森没有参保

  在确诊为肾细胞癌后不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最著名的鼓手汤普森于去年11月12日与世长辞。尽管医生已将他的一个肾脏摘除,无奈癌细胞已侵蚀到他的肺部和肝脏,回天无术。

  “他无力支付保费,”汤普森的遗孀派特瑞丝·汤普森说到:“当我遇到他的时候,他身无分文。”派特瑞丝现在不得不面对着她丈夫留下来的被她称为天文数字的医疗费用账单。NARAS(National Academyof Recording Artsand Service)的慈善机构为此发起了一项募捐活动,共筹集到6000美元,然而这些钱显然无力支付汤普森巨额的债务。派特瑞丝意识到,作为一个未投保而幸存的音乐家,汤普森的命运并不是绝无仅有的,她回忆起于2002年因癌症去世的Ozzy Osbourne鼓手Randy Castillo所遭遇的同样的困境。“我不明白,这种无人问津的局面为何经历了如此长的时间。”

  音乐家未参保现状

  据2000年美国人口调查显示,即使到了世纪之交的时候,仍有14%的国民,也就是大约3900万美国人缺乏基本的健康保险,有关资料表明,这一数字到今天可能高达4700万,占美国人口总数的16%。

  “我们并不是孤独的,”NARAS的主席NeilPortnow指出:“我们与上百万的美国人一样,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我们没有健康保险,也没有了解这一保险的机会,更没有一个机构帮我们设立它。”

  最近的调查表明,未参保的音乐家人数百分比与大众未参保的百分比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2002年,以FMC(FutureofMusicCoalition)为基地的非营利性组织的在线调查发现,旗下的2400万音乐家中有44%的人没有任何健康保险。“保险的覆盖面如此之低让人好奇,但并不让人吃惊。因为我们知道音乐家是如何生活的。”FMC的调查员兼委员会成员的克里斯汀·汤普森如是说。

  在ChapelHill,N.C的Lee-Moore保险公司的代理人兼音乐家亚利克斯·马里欧提出,正如保险公司截至目前所关注的那样,音乐家们危险的生活方式使得他们成为不可预期的保险需求者。供职于FMC的咨询师Maiolo说:“他们经常熬夜和开夜车。当你吃得不好,而又忙忙碌碌地满身大汗之后,又疯狂地开车在凌晨两点半行驶,接着去一个充满烟味的酒吧泡吧。那对你而言是十分危险的。”

  职业音乐家试图通过像AFM和AFTRA这样的协会来参加健康保险。AFM的主席汤姆利说,在经过一番集体的讨价还价之后达成协议,该协会的10万北美会员中有8000人获得了某些健康保险。有组织的管弦乐队成员也同样如此。而正如一些小的地方性管弦乐队的成员一样,另外的4000名AFM的成员或许无法拥有健康计划。至于剩下的成员,AFM将为他们提供联合形式的医疗计划———这一计划被马里欧称为协会计划。“对于协会来说,为临时俱乐部的成员提供这样一个计划是十分困难的。他们可能在这个饭店表演一个星期,下星期进行婚礼仪式演出,而后再接下来的八个星期里进行一次短途旅行。”

  行业解决方案

  从2002年开始,AFTRA在这方面开始先行一步。

  AFTRA在11月批准现行协议的实施。该协议将为年收入在1万美元的成员提供健康保险。大约有9000—10000名音乐家供职于唱片业。而这一计划只需每人每月缴纳250美元。该协议的新条款还规定,将为签约者(大多数时候是声乐家)提供基本的健康保险,即使他们的最低年收入低于1万美元。

  “我不能说这就是解决健康保障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无论是就这个行业本身来说还是对整个国家而言,”AFTRA的执行官吉姆·罗伯特说:“但对于一批失去健康保障而这一保障对他们又是十分重要的人而言,我们觉得已经找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尤其在此时对我们这样一个处于转折点的行业来说。”

  人们确信,导致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是音乐家们缺少基本的保险信息,而且通常没有意识到什么对他们是有用的。“我听一些艺术家说,‘我没有健康保险’,事实上的确如此。他们或许不知道获取保险知识的途径。”AFTRA的罗伯特这样说。

  纽约的非营利性组织演员基金提供了一个关于保险和保障的巨大在线数据库。在这个数据库里,几乎容纳了每个州的数据。此外为音乐家们准备的保险初级读物也将于今年春天面世。“这听起来很有趣。”马里欧说:“但我们要迈出的第一步是教育。你只需要让人们接受教育,为他们提供动力。你可以对保险毫不在意,但你将以我们在‘音乐背后’中所看到的大多数人一样结束自己的一生。”

字号: | 推荐给好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seccode